父亲写的散文诗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江西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 王蕾  更新日期:2018-11-07

 

 在我的歌单里,有一首歌在我的心里停留很久, 那就是许飞唱的《父亲写的散文诗》。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哪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 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女儿扎着马尾辫 跑进了校园

可是她最近 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女儿一定 会美得很惊艳

有个爱她的男人 要娶她回家

可想到这些 我却不忍看她一眼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旧报纸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

      初次听它,一击即中,心像被什么揪住似的,竟有些生疼。许飞独具流逝感的歌声,将我拉进一种怀旧的情绪里,一丝温热爬上心头, 印象里的父亲,像极了歌中的男人,默默扛起责任,却从不喊哭喊累。曾经的许多画面如同胶卷一样不断回放,不禁感慨万千,进而想大声告诉全世界:父亲用青春和生命留下的那一行散文诗,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我的了解,是基于一双爬满老茧的大手,一丝泛白的头发,抑或是时光深处蹲坐在角落的背影,每一件都足以唤起我对劳苦父亲的所有感情。在一个个寒冷的晚上,夜雾缭绕,父亲从氤氲的雾气里缓缓走来,手电筒的光照亮了求学时接送的日子,风雨无阻,每天九点一刻从教室的窗口往外看,一个渺小而又伟大的身影在路灯下伫立,哈气跺脚间写满了深沉的爱意。

      被唤起的还有那些抹不掉的记忆:小时候在外读高中,水土不服,非要闹着回家,促膝长谈后,父亲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5?12”地震那段黑色岁月,信号中断,父亲从小镇急匆匆赶来学校,找到我时的那张憔悴、惊恐的脸 ,都统统刻进了我的骨髓,这些来自父亲带给我的独有的内心情感体验,随着岁月流转,越发清晰动人,它昭示着今生今世我都无力偿还的一份深情。

      当我反复咀嚼着那些在父亲身边的岁月,感觉这么近又那么远,似乎过了很久,却又像在昨天。那日,父亲从西南赶到千里之外的东北,挽着我的手,走上红毯,将我的手交到另一个男人手上的时候,他别过头,擦拭眼角的那个身影,俨然成了一张印在记忆里的“旧报纸”,而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他的半辈子。

      也许时间会尘封这些过往,但我依然喜欢许飞温暖、质朴的声音,她用心讲述的那些故事:一个男人从青涩走向成熟,拼尽全力,保护妻女 。她的声音是那么温暖,那么动情。就像父亲对我的爱一样,也是如此温暖,如此动情。

本文已被浏览 278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