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烟草的“诗词大会”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 来源: 《新烟草》  更新日期:2018-06-29

近年,央视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把人们带到了诗词的海洋,让人们重温诗词的魅力,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其实,自明朝万历年间烟草传入中国,在风靡南北、成为农业生活的一部分的同时,文人墨客对其的讽咏便处处皆有——

初入中国,烟草被称为“淡巴菰”,对于烟草的利弊,国人始终有着不同的认识:恶烟之人屡见不鲜,历朝历代禁烟之举则屡禁不止。对于爱烟之人,则对其偏爱有加,尤其对于文人骚客来说,“烟草”常有催发灵感、滋润巧思、提神醒脑之效。于是,不少文人便写下了有关“烟草”的诗句。

关于烟草的来历,清朝文人万光泰赋有《烟》诗曰:“小草纷缠市,何年火利开。神农经不载,吕宋国移来。叶槁干时切,花红露下栽。曲生风味似,为尔减深杯。”而清朝著名文人徐以升和全祖望曾撰写《淡巴菰歌》《淡巴菰赋》,对于淡巴菰的初始来源地有这样的记载:“今淡巴菰之行遍天下,而莫能考其自出。以其兴之勃也,则亦无故实可稽。姚旅以为来自吕宋,王圻言其明初曾入贡,有城郭、宫室,君臣有礼。但淡巴之种入上国,其始事者亦莫知为谁。黎士宏曰始于日本,传于漳州之石马,然亦不能得其详。爰作赋以志之,或有博雅君子补予阙焉。”可见,古时人们对于烟草究竟来自于何方还是有着不同的见解。然而,有趣的是,在清代文人中,多以为“淡巴菰”产自吕宋,而并不知其原本是来自于遥远的美洲,因而没有加以排斥,反而因其独特的吸味和功效,对其喜爱有加。正如《淡巴菰赋》所评价的:“将以解忧则有酒,将以消渴则有茶。鼎足者谁?菰材最嘉。”

著名诗人沈德潜也有咏烟之作:“八闽滋种族,九宇遍氤氲。筒内通炎气,胸中吐白云。助姜均去秽,遇酒共添醺。就火方知味,宁同象齿焚。”句末“象齿”二字,意为烟筒为象牙做成,可以想见,当时这也是有名望的公卿或富贵之人才可拥有的,足见其珍贵。

文人多爱烟,在香烟袅袅中,便会文思泉涌,成就一篇篇佳作。曾有出版物这样统计,“关于烟草的记录,晚明文献甚少,而有清一代则歌咏词唱相对较为丰赡,并有烟草专书数种。”清人潘奕隽在他所著的《菩萨蛮?咏烟草》中就毫不掩饰地写出了自己对于烟草的喜爱:“何人种出相思草?依人欲化情丝袅。赋到淡巴菰,翻书故事无。”

正如潘奕隽诗中所云,烟草又名“相思草”,至于这个名字的来历,已无可考。但似乎遇有烦愁之事或是想抒发与亲友故交的离愁别绪时,嗜烟之人常会燃上一支,纾解内心的苦闷。此类的诗词也有许多,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清朝乾隆时期举人张熙纯所作《天香?淡巴菰》:“芳讶董阑,温疑麝炙,牙筒缕缕香喷。曾采忘忧,更怜服媚,底事逊伊清韵。何堪忍俊,看小醉已添微晕。缥缈吟情正远,明霞几番徐引。罗囊漫愁易尽,望琼沙翠云连畛。试摘早春缃叶,露芽同嫩。最忆甘回舌本,使一片氤氲六窗润。无限相思,梦阑酒困。”

与张熙纯同时期的进士吴锡麒也著有诗词《天香?烟草》,如是写道:“瑶草深耕,琼丝密镂,烟霞散入人世。吸似荷筒,敲便石火,领取炙馀风味。朱樱小破,认朵朵莲翻舌底。闲趁银未灭,偎衾试销寒意。温馨引人如醉,慰孤愁曲生差拟。翠点秋衫犹记,唾花香腻。百种相思欲寄,奈化作巫云又轻坠。扬出纹帘,合成心字。”

关于烟草的种植、采收场景,文人也多有描述。清朝康熙年间文人李清芄在他所著的《竹枝词》中是这样描写的:“隔年编草搭蓬庐,护惜烟苗得长无。三月掘蚕时打岔,趁晴收摘淡芭菰。”搭晾烟篷、打杈、晴时采摘……这样的场景,对于种烟的您来说,是不是很熟悉呢?

没有机制卷烟的时代,一杆烟管、一袋烟囊是吸烟的必备装置。挖一管烟末,点燃后轻啜一口,吸入肺部,轻轻吐出,一吸一吐、青烟袅袅,抽烟之人安然、闲适,沉醉其中。清代文人胡然曾对此有过生动的描绘:“致此自殊方,偏宜带火尝。拈装斑竹管,撮紧紫罗囊。堪助谈谐趣,能增齿颊香。辟寒同曲蘖,解渴胜茶汤。有客常先馈,无风亦自扬。晴窗云爱逮,午榻雾苍茫。袅袅萦珠箔,霏霏绕画梁。不烦金鸭吐,兰麝已盈堂。”

值得一提的是,在清代,吸烟并非男子独有的嗜好。由于乾隆皇帝嗜好吸食烟草,因而吸食烟草之风盛行,烟摊无处不在。吸食者中不乏妇女。清代有位著名的女诗人名叫沈彩,便是嗜好烟草之人。她曾写下一首《食烟草自哂》,诗中这样写道:“自疑身是谪仙姝,沆瀣琼浆果腹无。欲不食人间烟火,却餐一炷淡巴菰。”女诗人幻想自己是一位谪居世间的仙子,不喜琼浆果腹,却单单喜爱“淡巴菰”。女诗人直率地告诉世人,在她看来,“淡巴菰”非“人间烟火”,而是与琼浆玉露同样美味的食物。透过她的诗文,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位美丽孤傲的女子,在夜色阑珊时,点燃一管烟草,青葱般的玉指轻拈烟管,朱唇轻启,轻吐出缕缕青烟,烟气氤氲开来,四周一片寂静,唯见烟火的明灭闪烁。想必,这也是一幅极美的图画。

 

本文已被浏览 387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