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从前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江西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井冈山卷烟厂 潘力翰  更新日期:2018-06-11

 

    今日晴,如儿时之写作。

    年轮滚滚向前,往事历历在目。你望向湛蓝无云的天空,天空便看向了你昔日的模样。

    那时候,云雀长鸣,一整夕阳,伴你学后归家;那时候,摘枇杷,偷桔子,宛如犯罪的天使,尝尽人间无忌的欢乐;那时候,你看水波微荡,小小蜻蜓是你大大的英雄。

    今日朋友电话那头问,七八岁时在乡下的那个夏天你是否还记得,我说不曾忘记。我记得你带我走遍小村的沟沟角角,那时的水质相当的好,只是枝条延出的端末织满了蜘蛛网,你用手撩开网后,赤脚下水,很老练,沟边柔软的泥壁,有洞的地方你便会伸手去掏,你说螃蟹就爱住在这里面,水中的石块也是它们常呆的地方,你小心从容的搬开石头,果不其然,有一只大螃蟹在其下,你一把抓住,转过身给我,我欣喜若狂,却不敢接。你一直在鼓励我,我慌张的样子令你发笑,你抓起我的手将螃蟹置于我手中,我惊恐的甩开,你大笑,余音绕林多年不绝。你再捡起螃蟹,放入袋中。

    我们绕过田间小路,坐在一棵大柿子树下。那时乡亲们对自家的柴木和果树都看的十分严实,不让其他人采摘。你告诉我,这家人离这儿远,响午的点不会过来。你爬上树,摘下就往树下的田间扔,摘不到的就用力摇晃枝干,不久,树边的田里已挺多柿子了。我们就这样收罗起这些破烂不堪的果子,在阴凉下品尝童年夏的味道,津津有味。

    几年后。我们再次前往那条水沟,水沟的一侧是深山,另一侧是农田,小路很窄。我以老手般撩起裤脚先下了水,只是没等第二只脚落水,便被一条水蛇吓得跳上了岸,一个酿跄,摔进了田里,沾了满满一身的泥污……我们大笑,又在笑中陷入沉默,我们各自明了为何止笑,不是因为现状不好,而是从前的好再也回不去了。

    电话隔断,留下了一片无尽的往日遐想。

    从前的日子,无论是平凡的小事还是难忘的时刻,那些日子总会过去,总会积淀成生命中沉稳而甘醇的老酒。所有想忘记和不想忘记的过去,其实都不曾忘记,都已镌刻于心。

    从前,你在世间冷暖、爱恨交缠、酸甜苦辣中真情洋溢;从前你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从前你泪中有笑,而今笑中有了泪。我恍然大悟,我们在潇洒、匆忙的当下,似乎被眼前与远方所习惯,却忽略了从前才是生命的真实拥有。

本文已被浏览 52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