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风筝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广丰卷烟厂 周坤强  更新日期:2021-04-27


    “爸爸,我想要放风筝嘛!”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公社中学念初一的姐姐不知哪里看到别人放风筝,放学回来后便缠着父亲嘟嘟囔囔个不休。“农村孩子哪有这般讲究,不好好念书还要学坏哩!”母亲低声呵斥着。

    约摸过了几天,有一回父亲从外面回来,手里攥着一小叠旧报纸,又寻来几根竹条,说是要做个风筝。父亲一边用柴刀耐心地砍、削、刨着,一边又吩咐姐弟寻来细线、粥糊、毛笔和墨水。一晌功夫,父亲“变魔法”似的,用细线紧紧地扎起骨架,上面用报纸细心地糊起来。接着,父亲用毛笔在“翅膀”上勾描起线条和图案——一只美丽的大“燕子”变出来了!

    简易的风筝做好了,在村边的晒谷场上,父亲却很难将风筝放飞上去,或是飞了一小段高度就旋转掉下来。折腾几番,父亲便摸索出了规律,一手拿着风筝、一手拿着木棍线团,逆风小跑,手中的线忽松忽紧、忽收忽放。瞧!“燕子”迎着春风,追着白云,展翅飞上蓝天啦!父亲教了方法,把细线交给姐姐。村里的小伙伴们都惊奇地跑过来看新鲜,笑声、喊声回荡在村庄的上空。

    姐姐初中毕业便辍学了,跟着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除了有时春节回家外,难得见面。后来,在外地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家庭,更难见面了。时光易老,“燕子”早已躺在杂物间里只剩下几根竹子的骨架。近些年,常见父亲端详着它,又怔怔地望向村子的天空。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这是儿时哼唱的歌谣,依稀只记得几句。“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当年的一幕幕如翻滚的波浪,奔袭而来。风筝已远去。当年吵着闹着要放风筝的人儿远在千里,当年制作风筝的人儿已经驾鹤一去不返。

    “爸爸,我想要放风筝嘛!”在县城一所最好的中学上初一的女儿写完作业,便嚷嚷着要我陪她去放风筝。

    我从记忆中恍过神来,抬眼望着窗外缓缓流淌的西溪河。哦,又到草长莺飞的江南暮春时节了。

本文已被浏览 132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