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文化——赏青花,品国风骨韵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更新日期:2017-05-16

  【摘要】中国陶瓷文化有着上万年的历史,在众多陶瓷品类中,最出类拔萃的非青花瓷莫属,它不仅仅是一种传统的陶瓷表面装饰的方法,更是由古代历史积淀下来的的传统文化。本文从青花的百科理论、历史文化入手,不仅介绍了青花瓷的装饰特色、时代背景以及收藏价值,更侧重的阐述了青花,这一自古而传的手艺结晶所蕴含的中国风韵。

  【关键词】青花瓷;元青花;永乐、宣德青花;国风骨韵

  【引言】第一次了解青花瓷,是在看过一部名叫《青花》的电影之后。影片围绕着一对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讲述了一个在三个不同的时空展开的故事,时光交错,身份迷乱,情爱的错觉,人性的扭曲、人生恍如过眼云烟,那沉静中的青花瓷却在时间的长河中得以永存,剧中的杨放扮演了身处三个时代的三个不同角色:箭啸马鸣的元代,杨放是一个执着的制瓷大师;列强凌辱的清末,杨放则是一个忧国忧民但报国无门的留美学子,而到了现代,杨放却是一个内心极其复杂,利欲熏心的伪君子,狡诈,欺骗,却又让女主角青花为之怦然心动??在情感的错觉里,交织出了一段关于元青花的历史。在看过这部电影之后,笔者大概的了解了一些关于青花瓷的知识。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开放。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青花瓷》

  百科青花:

  青花瓷(blue and white porcelain),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为青花,是中国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青花瓷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胎上绘画,外罩透明釉在高温下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1]

  此外,青花也是中国陶瓷装饰中较早发明的方法之一。其特点一是着色力强,发色鲜艳,呈色稳定;二是纹饰永不退色;三是丰富多彩,明净素雅,有中国水墨画的艺术魅力;四是不含铅、砷等有毒元素,对人体无毒副作用;五是不但适合装饰餐、茶具等日用瓷,而且也适合装饰花瓶、大缸等陈设瓷;六是其制作原料含钴天然矿物蕴藏丰富。

  清代龚轼在他的《陶歌》中这样称赞青花瓷:“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透分明。可参造化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

  青花的历史巅峰

  元青花

  虽说从青花瓷的整体造诣来看的,它的历史巅峰始于永乐宣德年间,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突破,还不得不先提到成熟时期的青花——元青花。

  元青花,元代的一种青花瓷器,它造型精美雄浑,其纹饰的历史的、哲学的、人文的艺术价值最高。

  元代瓷器的两大最基本的时代特征,“铁锈斑”和“苏麻离青”的特点。 

  (一)元代瓷器上“铁锈斑”是元代的时代物证:“铁锈斑”中间的“锡光点”,这些“铁锈斑”的出现,是由于当时的科学技术、生产力不发达,窑工淘洗不精,造成烧出的瓷器上存在着大量的“铁锈斑”瑕疵。前期的瓷器上“铁锈斑”较多,到后期“至正”时期“铁锈斑”比前期就少了一些,整个九十多年元代社会的制瓷工匠始终没有解决了外罩釉中“铁锈斑”瑕疵的问题。这些“铁锈斑”烧出后对瓷器胎体造成凹陷不平,有红斑,黑斑土色的斑,斑中间有近700多年来析出的二次凹陷的锡光点,请仔细观看这些元代器物上“锡光点”析出的特点,这是时代的见证,现代人是仿不出这种近700年析出后二次凹陷的“锡光点”时代特征的。[2]

  元代社会的制瓷工匠,在瓷器上选用了进口料“苏麻离青”,烧出的瓷器既能发出天蓝色又能发出天青色的晕光,令清代乾隆皇帝赞叹不一,曾派人仿制,确因400多年的时光消逝,永做隔离,无功而返。乾隆当年仿制元青花的用意是:取元代青花瓷器“苏料”之精华,目的是在本朝的瓷器上,也能烧出不同光线下变换着天蓝色与天青色迷人的晕光,结果没有达到目的而失败。

  (二)元代瓷器上的一个最大绘画时代特征是:佛教的精神始终贯穿元代90多年的制瓷领域,瓷器上不论是寺庙的供器,还是文人墨客用器及民间生活用器,都离不开“吉祥纹”――“风雨云纹”刻画,一般都是十二朵“风纹”与十二朵“雨纹”并存,喻意天下的百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这些佛教的吉祥纹,几乎各家窑场的瓷器上都有绘制,小件器物上有六朵的和九朵的,大件器物上都是绘十二朵的,这是元代社会瓷窑绘画工匠的又一时代特征的表现。

  (三)元代时期的绘画特征与特点:元代时期的器物上主要是以画龙画凤为主,有画单龙的器物,多数为双龙,双凤绘制在瓷器上,加有“风雨云纹”的勾画,有部分绘连枝牡丹和菊花的,人物故事绘画的也很多,早期的青花釉色老化的已经发黑,发紫了,细察部分青花绘制处的边沿仍保留原蓝色釉的痕迹,图中由原蓝色的釉,老化成黑色釉,黑色釉中带出紫色的老化痕迹。

  细看这些器物的老到品貌,保留着近700年以来饱经风霜岁月老痕。而且,这些曾入土又传世的器物,经过世间几百年的空气、湿度、温差轮回的变换侵蚀,以从青花的釉色、外层釉摩擦、侵蚀和胎体的制作时间上,都有各自不同的老化程度,具体表现在纯蓝色的釉,变的发黑发紫了;“铁锈斑”中间析出了二次凹陷的“锡光点”;胎体的新老程度由时间换出空间,新器的一切特点消失,胎质,釉面变老,外罩釉的包浆越来越明亮,温润如玉。

  永乐、宣德青花

  永乐、宣德(1403—1435)的青花瓷器呈现出了较高的工艺水平。此期所用青料,以苏泥麻青为主,多见“铁锈斑痕”。也有部分国产青料。但即便是国产料,发色也相当好。器型有盘、碗、壶、罐、杯等。尤其是出现了一些僧帽壶、绶带扁壶、花浇等非汉文化的器型,反映了这一时期与外域、外族的文化交流与融合。纹饰多见各种缠枝或折枝花果、龙凤、海水、海怪、游鱼等。[3]胎质较以前细腻致密。釉质肥润,多见橘皮纹。两朝的器物相比,永乐的器型较轻薄、秀美,青花发色较浓艳、铁锈斑痕更重,纹饰较疏朗,描绘更细腻,底釉较白,器物多无款,仅见“永乐年制”四字篆书款。宣德器器体较厚重,纹饰较紧密,底釉略泛青,带款器较多,有四字或六字年款,并有“宣德款布全身”之说。总的说来,宣德青花数量大、品种多、影响广,故有“青花首推宣德”之说。

  误区:元代及明代早期的青花瓷器,大多以进口的苏麻离青为青料,并形成其独有的风格. 明代永乐年间,郑和七次下西洋从伊斯兰地区带回一批“苏麻离青”料。明万历十九年(1591)《事物绀珠》“永乐宣德窑”条记载:“二窑皆内府烧造,以棕眼甜白为常,以苏麻离青为饰,以鲜红为宝。”并不是说苏料是郑和引进的,这是一个误区。元代时苏料以应用广泛了。

  苏麻离青属高铁低锰类钴料,青花呈色浓重青翠,色性安定,因为苏麻离青含铁高而含锰量低,在适当的火候烧造下呈现出蓝宝石般的鲜艳色泽,还会出现银黑色结晶斑,即“铁锈斑痕”,俗称“锡光”。元代景德镇与明初的青花瓷,大多用它绘制花卉枝叶,明成化以后,渐被回青等代替。[4]

  收藏价值

  关于青花的收藏,以元青花为主。

  电影中提到的正是具有坚定元青花标准的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高六三.六厘米,瓶盘口,长颈,瘦腹,台足,颈部两侧各附一象首环耳。形制高大魁伟。胎质洁白,釉色透明,青花色泽靓丽浓艳。自口至足共绘八道纹饰,分别为缠枝菊花、蕉叶、云凤、缠枝莲、海水云龙、海涛、缠枝牡丹以及杂宝莲瓣,层次清晰,繁而不乱。颈部蕉叶纹之间书有纪年铭文:[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社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瓶一副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青花云龙纹象耳瓶星源祖殿胡净一元帅打供。]证明此瓶原为寺庙供器。此瓶共有一对,纹饰及铭文均相同,是现存最为重要的、有确切纪年的典型元代青花瓷器。[5]

  元青花之所以具有收藏价值,是因为它出现于宋代瓷器生产的高峰之末,上承宋瓷,下启明清瓷,在烧制方法上有了突破———采用釉下彩技术,即在瓷器上作画,然后盖上透明釉,在高温下一次烧成。花纹呈蓝色,在洁白的胎体烘托下,有明净素雅之感。因为图案在釉下,所以永不褪色;同时,元青花瓷器上的画多为花鸟草虫,人物形象,开辟了由素瓷向彩瓷过渡的新时代,这是我国制瓷工艺上的重大突破。

  长期以来,元青花的价值被人忽略———民国初年,一对带有“大元至正十一年”字样的青花云龙象耳瓶在北京露面,因国内所有高手都认为其是赝品而被英国人大维德爵士买走。直到1956年,美国佛利尔艺术馆(FreerGalleryofArt)的中国古陶瓷学者波普博士(Dr.J.A.Pope)发表了一篇《阿德比耳寺收藏的中国瓷器》的文章,将所有具有象耳瓶风格的青花瓷命名为“14世纪青花瓷”。[6]从此,元青花受到全世界中国古陶瓷学者的重视和公认。中国学术界将这种类型的青花瓷定名为“至正型”元青花,那对青花云龙象耳瓶也被称为“大维德瓶”,它成了公认的“至正型”元青花断代的标准器。

  至正型青花胎质细致而胎骨厚重,釉色白中含青,青花呈色明丽艳亮,系进口青料。纹饰繁缛是其主要特征,构图规整,布局严谨,富丽雄伟,有惊心动魄的艺术感染力。纹饰除莲池鸳鸯、水藻、游鱼、凤凰、花卉、白鹭莲花、云龙、麒麟、人物、竹石、芭蕉、牡丹、石榴、灵芝等传统中华民族图案外,还有许多带有浓郁伊斯兰民族风格的纹饰,其中以各种连绵不断的缠枝莲为典型。[7]

  关于元青花的鉴定问题,目前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定论出现。英国博物馆现存的一对云龙象耳瓶,因上面刻的年号为“至正十一年四月”,所以有人认为,应该用这件瓷器上标明的年代———即“至正型”来衡量正统的元青花;而在“至正”之前的元青花都属于旁类。但是在民间元青花藏品中有不少可以证明元青花的生产年代可以上推至“延佑”时期(即元代早中期)。比如,内蒙古考古队在自治区内考古出土的一批元青花瓷器和残片上,有几件背面都清楚地墨书“延佑三年”字样———“延佑型”元青花的出现,突破了多年来只承认“至正型”元青花的说法。

  青花纹理蕴含的国风骨韵

  国风指的是青花作为中国传统陶瓷装饰的一种方法,所烧制出的诗情画意的静态美。

  每一个自古传至至今的青花瓷都诉说了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讲述了一段曾经璀璨的辉煌历史。哪怕只是一片残片,都是历史遗留下的痕迹,只要你细细赏析,大胆的想象,那青花瓷上的每一路纹理都绘制出了一片诗情画意或是豪放万丈的景象,如同身临其境。 

  由方文山作词的《青花瓷》描绘的尤其生动有感,“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聆听之余,仿佛一段自古流传的故事一幕幕的逐渐放映在你眼前。[8]

  青花骨韵是指自青花出世以来所传承的中国骨气之古韵。

  电影《青花》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青花说过的一句话,“东西可以抢走,中国人的精神是夺不去的。”

  故事最后,在青花相信了杨放的一番说辞,共同寻找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的真品,却只在尘归尘,土归土的旧窑里寻到了另一个象耳瓶的碎片时,杨放表现出了对碎片毫无商机的失望,而同时,也令青花明白了,一切的骗局,她愤慨的说道:“过去帝国主义攻打中国的时候,是强取豪夺。如今,你却自己在践踏着祖国的文明。如果像你这样还算是一个中国人的话,那也是一个不肖子孙!这片残片,对你来说可能是无利可图。可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高度,可能我穷尽一生也触及不到的高度。”

  电影中男主角杨子叶曾感慨:“电影《青花》警示着人们、警示着我们优秀的中华儿女,要以历史为镜,要以历史为鉴,更要知道民族的强盛首先要是民族精神的强盛,民族瑰宝恰又是民族文化与精神的浓缩,因此,更好的了解与保护民族文化遗产是对我们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尊重。”

  青花,好似一身娇柔身着青色彩绘长裙的女子,手执一把黄油伞,站在雨中的石桥上凝望等待,心中抑郁藏匿着一段旷古至今的故事;好似一国之帝,站在长城上书写漫画出中国豪壮的锦绣山河,抒发心中一统中原的雄心壮志;好似看到了清末时期,列强强取豪夺后的一片凄凉;好似一个个匆匆而过的身影,一段段曾经的历史传奇,一片片风化在旧窑里的残瓷碎片,烧制出中华几百年的青花史记。

  更重要的是,就如同电影里所要表达的一样,青花,作为中国文化的一朵奇葩,象征了中国人不服输,坚韧的骨风节气,伴随着青花的流传而源远流长。

  参考文献

  [1]百度百科青花http://baike.baidu.com/view/33124.htm 

  [2]陈文平主编:《中国古陶瓷鉴赏》,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1990年7月第1版。 

  [3]邹丽娜编着:《中国瓷文化》,北京;时事出版社。2007年2月第1版。(P44) 

  [4]朱裕平着:《青花瓷》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9年8月第1版(P15)

  [5]百度百科青花云龙纹象耳瓶http://baike.baidu.com/view/1860826.html 

  [6]吴伟编着:《文化西游瓷器》北京;华文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P27)

  [7]朱裕平编着:《中国陶瓷综述》山东;山东美术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P66-P75)

  [8]方文山填词:《青花瓷》

本文已被浏览 3,497 次